԰      վ
֯ | | ļר | רӵ
ĩ | ø | Ƭҿ | Ϸ | ͨ | ͯȤ
1.jpg
"奔跑天使行动"...
北京台协举办200...
房山区十渡镇平...
       
 
古代奥运会的起源"> 古代奥运会的起源
奥运会会旗"> 奥运会会旗
奥运会会歌"> 奥运会会歌
奥运会会徽"> 奥运会会徽
奥林匹克勋章"> 奥林匹克勋章
奥运会开幕式"> 奥运会开幕式
 
 
首页 > 成长天空 > 学法懂法 > 个案点评

频伸贼手的少年成派出所“常客”
来源: 日期: 2006-12-21

  3月3日,被采石场的石头压断了腿的老王躺在床上,一脸忧愁。然而,老王担心的倒并非是他的身体,而是儿子小明(化名),因为那天早上,小明因不到受刑事处罚的法定年龄刚被象山警方释放,之前小明被抓是因为犯下了入室盗窃价值6万余元钱物的特大案件。

  大盗惊现西周镇
  今年2月18日,象山县西周镇一家超市的经理上班时发现,二楼存放现金和自己私人物品的铁皮柜被人撬开,放在铁皮柜内的6万元现金、2枚金戒指和1根金项链悉数被盗,现场留下了窃贼吃剩的鸡腿一类的速食食品。
  象山县公安局西周派出所的李警长说,当时接到报案后,他们就立即进行勘查侦破。经过近一星期的艰苦侦查,警方将焦点集中在西周镇一带的一个少年盗窃团伙身上。
  据李警长介绍,该少年盗窃团伙已经存在好几年了,由于年龄小、案值低,警方抓了他们后只能在采取教育措施后放人,而这些少年的偷盗行为一直没有间断,让警方十分头痛。
  果不其然,当警方于2月23日凌晨在石浦一宾馆内将正在上网的嫌疑人抓获时,发现窃贼就是当地派出所的"常客"---未满15周岁的少年小明。
  竟是少年鼓上蚤
  小明是象山人,1990年11月出生,9岁时父母离异。
  据西周派出所俞副所长讲,小明进派出所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几乎隔一段时间就来,来了就有案子。而据小明交代,他这几年来,已经作案几百起,以前所有的案子案值均不大,这次超市盗窃是他几年来作案最大的一起。
  刚被释放回家的小明面对记者的采访甚为"坦诚",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偷盗经历和与"朋友们"这几年干的"好事"。
  在与小明的交谈中得知,早在八九岁时,小明就已尝到了小偷小摸的"甜头"。
  他说他记忆力非常好,甚至还记得第一次在一家小店里偷了一袋饼干的事情,"当时,小店老板没发现,于是我第二天又去偷,结果还是没被发现。之后我就常常把手伸向同学、亲戚、朋友,还经常到超市去偷,那里面东西太多了,也没什么人管,基本上不会被抓到"。
  渐渐地,无论走到哪里,小明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会悄悄地将它放入怀中。后来年龄稍大一点,他的胆子也随着大了起来,他开始爬窗行窃,有时一个月要偷四五次。前些年,他结交了几个臭味相投的"朋友",于是胆子更大了。
  小明由原来偷点东西吃吃,慢慢发展到偷钱。此后,小明沉湎于吃喝玩乐,逃学、上网、盗窃成了他的生活"三步曲",并渐渐习以为常,且对家长、老师的教育置若罔闻,对邻居的鄙视不屑一顾。
  父亲母亲各自忙
  老王叹了口气,承认小明之所以会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与家庭教育及父母离异有很大的关系。
  老王说,小明从小顽皮,但绝顶聪明,可以说是过目不忘,虽说学习成绩一般,但每次考试他都是在临考前一两天里复习就通过的,背诵一篇课文最多看3遍就一定一字不差。"但小明的聪明可以说被我们做父母的忽视了。"
  一家的生活全靠老王外出打工赚钱,小明的母亲就知道打麻将。中午吃饭时间到了,她会丢给小明几块钱,让他独自买东西填肚子,母亲不在、没钱的时候他就去偷。
  当老王回到家听说儿子小偷小摸的陋习在村里已小有"名气"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老王很后悔,他说:"我当时实际上应该找找原因,做做他妈妈的工作的,但发现自己辛辛苦苦个把月回来一次,不但看不到他妈妈的身影,反而听说了儿子变成了一个贼,我就火冒三丈。"
  于是,老王对儿子不是辱骂就是一顿暴打。但这些方法,对小明并不起什么作用。而小明的母亲做得更绝,因为自己要出去玩,又怕小明出去偷东西,就把小明反锁在家里,连上学也不准去。这一锁,就是大半年,小明的学业就这样荒废了。
  但这种"教育"方式并没有使小明的小偷小摸有所收敛,等到有了自由,他老毛病又犯了,而且开始整夜不回家。失去了理智的父亲用一根铁链把他的手脚捆住,锁在了房里……
  而在此时,小明父母离婚了。刚开始,小明跟着母亲,之后由于母亲去了上海,就跟着父亲一起生活。但父亲一天到晚为生计奔波,只能顾着小明的温饱,哪里谈得上关爱和教育。小明的生活也就越来越"自由",逃学、泡网吧等随之而来。他整天在外晃荡,今天偷人家的金戒指,明天又把人家的现金给拿走了,甚至还时不时地偷条狗来吃吃,有次还把人家的价值一万多元的波儿山羊偷来杀了。
  学校社会该如何尽责
  班主任于老师说起小明,也是嘘声连连。她说她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聪明的孩子,就是可惜了。当小明开始旷课和逃学时,她就无数次地与家长联系,但是"说实话,小明的父母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和他父亲说,他父亲对他就是一顿打;和他母亲说,他母亲就说自己管不了他"。于老师说,最后他只好和当地派出所联系,"但派出所又能怎么办呢,又不能代替他的父母,就算再怎么对小明进行法制教育,但这又怎么能和亲情教育相提并论呢?"
  在象山警方侦破该起特大盗窃案并将嫌疑人小明带到派出所询问的日子里,他的家人基本不闻不问。俞副所长说,令人遗憾的是,因为小明父亲身体不好,故让小明的其他亲戚到派出所领人,希望他们对小明多加关怀,但他们都露出一脸无奈,都说"没办法,管不了"。
  据浙江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江亚波先生介绍,近年来类似单亲家庭的子女因缺少关爱引发的犯罪案件较为突出,其实本案中的与小明经常在一起玩的、均有劣迹的几名少年,大部分生活在单亲家庭。他非常希望这些不良少年能引起社会、家庭和学校的足够重视,给他们一个健康成长的空间。
  采访将结束时,记者从俞副所长处了解到,这次小明将被送往省未管所接受教育。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Copyright 2005-2007
网站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ICP备案序号:京ICP证 020262号